位置: > 九游游戏 >

九游游戏

公司新闻

真扩产还是喊口号?动力电池企业一季度投建资金超2000亿_1

  • 发布时间:2022-05-12 12:51 来源:admin
html模版真扩产还是喊口号?动力电池企业一季度投建资金超2000亿

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增长推动了动力电池扩产的热潮。

自去年以来,动力电池供应紧张的问题就开始浮现,如今这种局面仍未被打破,多家动力电池企业处于满产状态。宁德时代、比亚迪、蜂巢能源、国轩高科等多家动力电池企业扩产的消息层出不穷。据起点锂电大数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一季度,比亚迪、欣旺达、中创新航、亿纬锂能、捷威动力等电池企业相继公布了多个新投建项目,整体投建资金高达2287.7亿元,建设年产能达620GWh。

“产能急速膨胀,基于产业投资信息预测,我国电池产能在2023年可能达到1500GWh,利来娱乐,2025年可能达到3000GWh,电池出货量2025年预计会达到1200GWh,其中百分之七八十会用于国内市场,还会有百分之二三十出口海外市场,预估2025年会出现电池产能过剩。”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近日在2022年百人会论坛上表示。

电池企业忙扩产

目前,宁德时代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动力电池企业,市场份额占据半壁江山。按照最新的规划,宁德时代的产能在2025年将达到670GWh。比亚迪和蜂巢能源的2025年产能规划目标也达到了600GWh,中创新航2025年的产能目标为500GWh。仅这四家动力电池企业的产能之和在2025年就超过2300GWh。

电池企业的扩产热情缘于当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火热与电池的紧俏。“目前电池紧张的情况还在,预计到今年年底、明年年初不会有改变。今年要锁定电池产量难度较大,因为产供非常紧张。以孚能科技为例,今年的产能已经全部包掉了,明年也非常紧张,我们的电池产能刚刚满足戴姆勒和广汽的需求,甚至都不太够。”孚能科技高级副总裁兼董秘张峰在百人会论坛期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整个行业来看,等到大规模投产的这些电池投入使用后,明年年初供给比较紧张的局面可能会改变,因为这些电池出来后很多人是先投电池,再找客户,整个电池的供给会变得充裕很多。

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也表示,电池供应依然紧张,现在亿纬锂能各个工厂的产线应该排产都是满的。

从动力电池装机量来看,国内市场宁德时代依然一家独大。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为6.57GWh,市场份额占比达48.02%。其次是比亚迪(2.90GWh),市场份额为21.24%。中航创新排名第三,市场份额占比达8.44%,国轩高科市场份额占比为5.14%。而除了这四家企业外,其他电池厂商的占比均低于5%。

从需求端来说,虽然当前电池供应紧张,但到2025年动力电池的需求量远达不到各大电池企业的产能规划目标。

“预计中国2025年的动力电池需求为600~700GWh,孚能科技的规划是120GWh,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出口的,把戴姆勒出口都算上了,而国内大规模出口的友商有几家?国内怎么可能消化得了这么多动力电池?”张峰对记者表示。张峰认为,很多人喊出来2025年产能达500GWh,这跟真的要建500GWh还是有区别的,比如喊着一个基地产能要达到50GWh,但是第一期可能只建10GWh或者15GWh,未来边走边看,根据市场的需求、客户的变化等来综合安排产能爬坡投放。

张峰表示,孚能科技的扩产是比较保守的,因为其本身是一个相对比较谨慎的企业,基本上是拿了客户订单才扩产,而不会盲目地扩产。

“我们的产能规划主要是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做的,我们已经公告了将近200GWh的产能,都在进行建设,到今年年底陆陆续续会建成,到2023年上半年会建成投产,到明年整体的产能应该达到200GWh上下范围。”刘金成对记者表示。

当前,虽然宁德时代仍一家独大,但许多主机厂的合作商不再局限于一家。从近期来看,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均投资了电池企业欣旺达。也就是说,二三线动力电池企业发展的步伐有所加快。而从今年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来看,其与2021年相比已有所下滑。业内认为,目前存活下来的动力电池厂商仍有较大机会,这也是资本加持动力电池领域的重要原因。而各大动力电池企业做出相关产能规划,也是为了吸引资本市场的关注。要想在未来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需要提前做好一定的准备。

结构性矛盾一直存在

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发展初期涌现了一大批电池企业,但在过去数年间市场已经进行过一轮调整。从扩产的企业来看,均是当前装机量排名前十的企业,多家企业的投资规模达到了百亿级。2017年前后,动力电池行业开始迎来洗牌,投资开始收缩。这是因为前期在新能源补贴的大背景下,动力电池企业不断涌现,部分企业为了拿补贴粗制滥造,同时未在核心技术上进行突破,这造成了大量低端产品流向市场。另一方面,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增长,一些企业在低端产能上盲目扩产,最终造成债务压身,走向破产。

“此前几年,投资在收缩,但优质产能还是愿意投的。小企业生产线落后,很多不是按照汽车级标准建设的。大的企业也不愿意收购这些小企业,因为收购老产线没有价值。”蜂巢能源总裁杨红新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在经过一轮行业的深度洗牌后,2021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动力电池的需求旺盛,头部电池企业开始纷纷扩产,资本热度再次涌向了这一领域。但高端产能不足、低端产能过剩的结构性矛盾一直存在。

“据我所知,多数的产能投出来的其实都是中低端的产能,因为中低端产能技术门槛相对低一些,制作也容易一些。我们从客户端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动力电池企业的扩产对孚能科技而言冲击不是很大,因为我们做的都是6系和8系的电池,这块其实投产的并不多,多数都是铁锂的或者是5系的中低端产能。肯定会有压力,因为整个电池的盘子变大了以后,供需发生变化,但我们觉得压力是可控的。”张峰对记者表示。

“中国电池企业扩产,总体上来讲,制造的能力和水平都没有达到很高,还需要有提升的空间,因此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里,我们认为所谓高端产能不足,低端产能过剩这种说法都应该是成立的。过剩是一定存在的,做得好的企业、对客户负责的企业才会生存下来。”刘金成对记者表示。

0